您的位置:石榴网首页 >> 公益 >> 新闻 > 正文

截瘫挡不住享受速度的激情

2018-04-03 13:16:24 来源:海南网公益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2017年10月,在西藏林芝地区难度最高的环山赛道上,钟承湛试着用臂力带动轮椅,在318国道上跑起来。远处,终年云雾缭绕的南迦巴瓦峰罕见地露出真容,与蓝天交相辉映。

  又到了享受速度的时刻。

  零下20摄氏度的寒风掠过耳畔,积雪在视线边缘闪过,前方坡道在树丛畔猛地一拐,伴随着雪板与地面的摩擦声,白色轻雾扬起,雪道上留下了优美的半月弧线。

  2018年2月,加拿大惠斯勒山滑雪场,白色群山环绕中,身着火红色滑雪服的钟承湛双腿悬空,凭借双臂的力量在坡底顺势刹住,完成新年的第一趟滑雪旅程。他太喜欢这种冲向山下的速度感,“肾上腺素飙升”。

  这个铁杆滑雪发烧友,已经很久没有体验“站着滑”是怎样一种感觉了。每次从雪山坡顶向下俯冲,他的双腿都要被“死死地绑在那儿”,嵌入专门的坐式滑雪器材(Monoski)中,一动也不能动。如果不是5年前那次滑雪意外事故,他仍能体验“站着滑”的乐趣。

  2013年雪季的一天,钟承湛又一次和“快乐滑雪队”的成员来到河北崇礼滑雪场,在600多米高的山顶准备当日最后一滑。除了换上一对新的滑雪板,一切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  “自由啦!Comeon!”黑色的身影踩着双板一跃而下,越来越快,在完成一个回转时,因为固定器没调好,滑雪板突然松开、脱落,他整个身体被狠狠地甩出雪道,径直撞向旁边的树。

  巨大的撞击产生的疼痛,让这个70公斤的汉子瞬间失去了意识,静静躺在树丛中。手术后,面对高位截瘫的现实,钟承湛的脑海里盘算着各种最坏的可能。如果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余生,“什么都不能玩,那就很惨了。”他长叹一口气。

  玩,被钟承湛视为人生最大的乐趣。他始终记得2004年在法国阿尔卑斯山脚下的霞慕尼小镇雪场的那些身影。人们穿着雪板登上去,然后沿着陡坡滑下来,原本需要一两天的下山时间,直接缩短到一两个小时,很省事,很刺激。

  他开始学习滑雪。每次去户外,都喜欢找陡峭的雪山爬,那样就可以从山崖往下“一段一段地跳、跳、跳下来”。他也喜欢骑越野摩托车,以每小时100多公里的速度穿山越岭,专挑很陡的山,找野路骑……

  一次次伴随好玩而来的惊险与刺激,令他近乎忘却了因之擦破皮、摔伤、断骨头的过往。他耸了耸肩,笑着用“死性不改”评价自己。

  这次滑雪事故终于让他“老实”了下来。人躺在床上,腰部以下都没了力气,左手举不起超过10公斤的重物,不用说登山、攀岩、速降自行车、越野摩托、滑翔伞、潜水、滑雪这些户外运动,就连直立行走都成了奢望。

  他选择抗争到底,“命运抛弃我,但我仍然要掌控命运”。

  病房内,这个一贯“好玩”的男人拿起电脑,习惯性点开视频网站,在搜索框内输入“瘫痪”“滑雪”等关键词,直到屏幕内弹出了一个残疾人滑雪的视频。画面中,运动者的双腿被牢牢套进一个保护套里,下方连接着一块又窄又长的滑雪板,依靠双臂握住雪杖控制滑行,从远处看宛如双腿悬空,在雪地上漂移。

  像一束阳光照亮心里的世界,钟承湛突然感到没那么悲哀,“皮划艇、滑雪都还可以玩。”他一下变得兴奋起来,让朋友们搜索各种有关残疾人滑雪的消息,联系教练。

  亲友觉得这个人“疯了”。“要学习和站式滑雪不同的技巧,虽然原理一样,但使用身体的部位完全不同”,滑雪队成员Mable试过坐进这种Monoski器材里面,却体会到“坐稳都难,更别说滑雪了”。

  对于学生的受伤,德国教练克诺特

  石榴网官网:http://www.shiliunet.com

  (来源:海南网公益)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相关资讯: